高校双创教育网

innovation and entrepreneurship education

首页 > 公益创业 > 公益创业研究

公益创业研究

社会创业教育:内涵、历史与发展

来源:高校双创教育网        发表时间:2020-04-23

作者简介:黄兆信(1971- ),男,浙江平阳人,温州医科大学创新创业教育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从事创业教育研究;黄扬杰(1983- ),男,浙江乐清人,温州医科大学创新创业教育学院副教授,管理学博士,从事创业教育研究。浙江 温州 325035

  内容提要:社会创业是社会转型升级的重要手段,在我国经济发展已经步入新常态、社会公共服务需求迅猛增长的形势下,其价值和意义日益凸显。经过长期的发展,西方国家的社会创业已进入成熟或大众期,其高校社会创业教育已走向大众和高端化。借鉴他们的实践经验,我国高校应从开设创客空间,推行社会创客教育,创新教学模式,加强课程和师资建设,完善治理结构,建立良好的生态系统三个方面来开展社会创业教育。

  关 键 词:社会创业 创业教育 生态系统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教育学)青年课题(CIA150201)。

  中图分类号:G64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0-4203(2016)08-0069-06

  李克强总理指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中国经济提质增效升级的新引擎。国家“十三五”规划提出要建设“美丽中国”、“健康中国”、“平安中国”,但目前国内的雾霾问题、食品安全问题、医疗卫生问题亦令我们印象深刻。社会创业是社会转型升级的重要手段[1],它同时包含创业和社会责任两个层面的内涵,在我国经济发展已经步入新常态,社会公共服务需求迅猛增长的形势下,其价值和意义日益凸显。因此,本文拟从社会创业与高校社会创业教育的内涵出发,分析国外社会创业和高校社会创业教育的历史与发展,最后提出我国高校开展社会创业教育的相应对策。

  一、社会创业与高校社会创业教育的内涵

  社会创业(Social Entrepreneurship),也叫公益创业,目前还是一个较前沿的学术研究领域。社会创业本身仍是一种创业形式,和传统的商业创业(Commercial Entrepreneurship)之间具有紧密的联系。厘清其内涵、过程及影响因素,是准确把握当前我国高校社会创业教育面临的问题并采取相应对策的前提。

  1.社会创业和商业创业

  奥斯汀(J.Austin)等人认为,社会创业是创新性的创造社会价值的活动,社会创业可以发生在商业组织、非营利性组织、公共部门之中或之间。[2]迈尔(J.Mair)等人认为,社会创业是创新性使用和组合资源来促进社会变革和满足社会需要的过程。[3]普勒斯(N.M.Pless)则认为,社会创业为应对经济层面造血功能的不足,对外部伙伴有较强的依赖,这决定了社会创业过程中的合作多于对抗。[4]迪斯(G.Dees)指出,社会创业的受众多数来自被市场和政府所忽略的金字塔底层,这与商业创业追求突破性、创新性需求不同,表现出基础、长期、普遍、可及等特征。[5]陈劲等人指出,社会创业是一种在各种环境下持续产生社会价值的活动。[6]王晶晶等人通过对在国外创业管理专业期刊上发表的47篇社会创业文献的分析提出,广义的社会创业就是可以创造社会价值的创新活动,或可以处理社会问题的创新解决办法。社会创业不仅应包括外部创业,即创建一个新的社会企业,也应包括内部创业,即在现存组织内部能够创造社会价值的活动。[7]由此可见,社会创业即指注重公益性,强调实现社会价值、推动社会进步的创新性活动。

  2.社会创业的过程

  谢恩(S.Shane)等人认为,机会探索和开发能力是创办企业最重要的两方面能力。[8]李华晶等人认为,社会创业过程包含创业机会识别、创业机会开发以及资源获取和整合三个环节。[9]焦豪等人指出,社会和商业价值并重是社会创业实施的关键,它同时涵盖了创业活动和社会责任两个方面。他们的研究较全面,在国外学者提出的社会创业意向过程模型、发展两阶段和三阶段模型、社会创业过程影响因素模型的基础上建构了一个新的整合模型。[10]由于社会创业属于创业的范畴,创业一般指提出创意、机会识别、机会探索、机会开发、资源整合、创办企业的过程,因此,社会创业是创业者发现社会问题或机会,并运用商业原则来组织、创造、管理企业,从而解决社会问题、创造社会价值的过程。

  3.社会创业的影响因素

  社会创业是一个受多因素交叉影响的复杂过程。宏观层面的影响因素如经济、文化等。索尼诺(R.Sonnino)等人指出,受全球经济危机的影响,创业者们开始更多地关注社会经济部门,认为社会创业在经济不佳的状况下具有更大的潜力应对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更能为全球经济和社会发展作出贡献。[11]并且由于文化背景的差异性,社会创业会有不同的形式。[12]中观层面的影响因素如社会网络、高校特征或组织能力等。[13]有学者指出,创客运动和创客空间作为公众参与创新的社会网络,前者根植于不断扩展的后者,创客运动以开源、大众创新为特征,代表了公众参与创新的新趋势。[14]微观层面的影响因素如创业者的个人特质等。有研究指出,社会创业者相对于商业创业者,具有对当地社会问题更高的关注度、更乐于共同行动等特质。[15]

  根据以上对社会创业的理解和分析,高校社会创业教育的主要目的即是培养社会创业者,它在培养目标、师资要求、课程模块、教学模式等方面有别于一般的侧重于商业的高校创业教育。

  二、国外社会创业与高校社会创业教育的历史及发展

  如今创新创业已由精英走向大众,在中国,出现了创业“新四军”(即以大学生等90后年轻创业者、大企业高管及连续创业者、科技人员创业者、留学归国创业者为代表的新兴创业者),而且越来越多的草根群体开始投身于创业。[16]而大学生又是创业“新四军”中基数较大、最年轻充满活力的群体。因此,依托高校现有的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功能大力开展社会创业教育意义重大。

  1.国外社会创业的四个发展阶段

  第一阶段是社会创业的萌芽期。在20世纪之前,虽然还未正式出现社会创业的定义,对社会创业的需求也不是很强烈,企业以经济利益为主,但已出现了一些带有社会创业性质的活动。

  第二阶段是社会创业的兴起期。在1970-1990年间,社会创业的开拓者们形成了显著的群体,使企业和社会的利益融为一体。如1971年斯坦福大学推出了公共管理计划,以培养具有社会意识的领导人。之后不少企业家提出了“价值导向”(Values Led)、“绿色环保”(Echoing Green)等概念。1999年斯坦福大学又建立了社会创新中心,以培养领导者,解决全球社会和环境问题。

  第三阶段是社会创业的发展期。在2000-2009年间,社会创业的组织结构得到显著的发展。如2001年哈佛大学商学院在其年度经营计划中增添了社会企业的相关指标。2003年牛津大学赛义德商学院建立了斯科尔社会创业中心。2009年美国奥巴马政府建立了社会创新和公民参与办公室,以帮助非营利性组织、社会企业、商业、宗教和其他社会组织解决它们所面临的问题。

  第四阶段是社会创业的成熟期或大众期。从2010年起到现在,社会创业日益成熟并走向大众。如2010年英国发行了“社会影响”债券,以建立基金来帮助社会企业;美国社会企业家设立了此类性质的第一个奖学金,来努力改善美国黑人的生活;而马里兰州则成为美国第一个制定了公司法的州,强调公司的社会和环境使命与利润同等重要。2015年众多基于网络平台的创客网站走向公益,著名众筹网站Kickstarter也宣称将改组为“公益公司”,即不以追求公司出售或上市为目的。[17]

2.国外高校社会创业教育已走向大众、高端化

  哈佛大学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就成立了社会企业发展研究中心,迪斯于1997年在哈佛大学商学院开设了第一门社会创业教育课程。哈佛大学的社会创业教育很快由传统的商学院主导模式转化为学科交融模式。2004年,哈佛大学甚至招收了第一批社会创业博士生。其商学院与肯尼迪政府学院学生组织的社会创业大会,在全球也产生了较为广泛的影响力。[18]国外其他著名大学如牛津大学、斯坦福大学、芝加哥大学等的社会创业教育亦均进入成熟期。如牛津大学认为,社会创业是一种融合创新、机会和资源来影响社会和环境的方法,它挑战传统的结构,并确定了新的机会,以解决问题的根源,它产生系统性变化并提供可持续的解决方案。牛津大学提倡通过世界一流的教育、尖端的研究来培育社会创业家。而国外一流创业型大学如美国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等的创业教育已走向大众化、高端化。[19]他们不仅提供全校性的创业教育,也为旨在从事社会创业的全世界的创业者提供一流的教育或研究支持。日本教育界则创造性地将社会创业理论引入高校社会服务的研究中,探索如何更好地实现社会服务。他们从目的、中介、时间、立场四个维度入手,厘清了社会创业的性质。如在目的维度,日本教育界认为社会创业通常关注需求未被满足的社会群体,这同商业创业聚焦于经济利益存在着根本的差异;在中介维度,社会资本是社会创业过程中的重要资源,社会创业在利用社会资本的同时力求构筑社会网络;在时间维度,社会创业通常是持续的创业行为,而实现持续发展势必面临更多的问题与挑战;在立场维度,社会创业过程中凸显双重特性,社会创业者必须从中寻找到平衡点。[20]

  三、国外高校社会创业教育的实践经验

  当前我国的高校社会创业教育还处在发展期,与一般高校创业教育一样存在一些带共性的问题:第一,创业教育受益面窄,以自主创业教育为主,侧重商业创业教育。第二,创业教育与专业教育脱节,在运行中缺乏有效深度融合。第三,创业教育相关机制不完善,创业教育组织仍较松散,缺乏顶层设计,挂靠在教学单位或行政部门,资源分散,缺乏合力,缺乏专业的社会创业教育机构。[21]麻省理工学院、哈佛大学、芝加哥大学、牛津大学等国外高校的社会创业教育具有如下特点:

  1.国外高校社会创业教育受众面广

  在麻省理工学院,其社会创业教育旨在支持和帮助全世界的企业家。他们通过各种各样的项目,如D-LAB奖学金(该奖学金通过一年的时间来帮助那些扶贫的产品或服务达到一定的市场规模)、全球创业实验室(主要通过培养青年科技创业者来促进新兴地区的发展)、全球挑战大赛等,支持在校园和世界各地的创业者。这些创业者开始只有在宿舍或实验室里的一个想法,后来在学校的支持下成为面向社会公益且发展良好的创业项目,为众多贫困的社区提供了低成本的技术。

  在我国,一方面以自主创业为导向的传统创业教育更多地倾向于鼓励部分学生参与创业实践,而忽视普适性更高的向学生传授创业知识、培养学生创业精神的课程教学主战场,创业教育的受益面较窄[22];另一方面我们的国民公益意识相对薄弱,缺乏像比尔·盖茨、扎克伯格、巴菲特这样的创业型公益性人物,整个社会还缺乏社会创业的氛围,最终大学生从事社会创业的人数很少。

  2.国外高校社会创业教育课程体系成熟

  哈佛大学的社会创业教育很早就由传统的商学院主导模式转化为学科交融模式,内容丰富,形式多样。徐小洲指出,该校通过开发融合性社会创业教育课程,如商学院开设的《金字塔底端的商业》、《教育中的创业与技术创新》,法学院开设的《社会创业导论》等,以及通过基于多元体验学习平台的创业实践、打造紧密协作的社会创业教育共同体等策略,使自己成为全球高校社会创业教育的标杆。芝加哥大学也是如此,其社会创业教育的体验式学习与课程就包括社会企业实验室、新的社会企业、企业家发现、波斯基创业与创新中心的i-corps程序等,并有许多配套的行动计划予以进一步的支持。

  我国的创业教育起步较晚,现有的创业教育课程大多脱胎于商学院的相关课程,或者“洋为中用”,融合性、本土化的创业教育课程体系仍不成熟;同时现有的教师多数是由有着企业管理或战略管理理论背景的教师或从事思想政治教育、就业指导等工作的教师初步转型而来,偏重商业创业教育,且水平有限。近年来,参与创业教育的高校数量虽然不断增加,但开设的创业教育课程依然数量有限,质量不高,难以满足广大90后学生的多样化需求,由于师资的匮乏,学生也无法获得有针对性的指导。

  3.国外高校社会创业教育治理结构完善

  牛津大学赛义德商学院的斯科尔社会创业中心是一家为推进全球社会创业的顶尖学术单位。该机构通过世界一流的教育、尖端的研究,以及商业、政策、学术和社会领袖之间的合作,培育创新的社会转型。该机构的研究和服务对象是全球范围的,它通过使用网络的力量来放大其工作,使得研究人员、学生能够跨越界限到更广泛的地方和国家。该机构的价值观有六点,包括创业(即牛津大学相信通过创业的途径来改变社会,并致力于运用市场驱动的、营利或非营利的方法解决贫困和环境恶化等问题)、合作、全球关注、系统影响、知识严谨和诚实、重视团队。芝加哥大学也是如此,其社会创业计划办公室就是位于芝加哥市中心的一个50000平方英尺的协作空间,它由社会创业计划办公室和波斯基创业与创新中心、阿贡国家实验室共享。

  高校社会创业教育的顺利开展不仅需要建立由政府、社会(如公益创投基金)、公益组织等利益相关者参与的完善的外部治理结构,亦需要建立紧密协调合作的完善的内部治理结构。社会创业教育在我国还处于发展期,仅有部分高校建立了社会创业研究中心,总体而言缺少学校层面的顶层战略设计,具体实施策略亦不完善,进而使社会创业教育资源分散,难以形成工作合力。现行的创业教育运行体系在整合不同专业教师资源、校内外创业教育资源等方面也存在一定的缺陷。[23]同时大多数大学生创业大赛的评价指标给予社会责任的权重偏少。因此,我国高校社会创业教育的发展可借鉴牛津大学斯科尔社会创业中心的设立模式,机构有明确的定位和价值观导向,同时运用网络的力量使其研究和服务的对象都比较广。

四、完善我国高校社会创业教育的对策

  毋庸置疑,在经济新常态下,高校完善社会创业教育对其自身更好地发挥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的功能具有重要的意义。我国高校应更新理念,充分认识社会创业教育的作用。社会创业教育是实现高质量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及建设“美丽中国”、“健康中国”、“平安中国”的重要保障,是解决大学生就业问题、培养大学生社会责任感的重要途径。针对我国目前的实际情况,借鉴国外高校社会创业教育的实践经验,我国高校社会创业教育的开展应着重抓好以下几方面的工作:

  1.基于创客空间推行高校社会创客教育

  社会创客教育应以创客空间为载体,基于“创新、实践、分享”的创客理念,注重培养学生的创新创业能力。创客空间是创客教育推行的保障。如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史蒂文分校的Garage空间、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的开源硬件空间以及斯坦福大学的Fablab创客实验室等。美国高校的创客空间多以图书馆为基地,既拓展了图书馆的服务功能,又改变了大学生的传统学习方式。有些高校则是直接利用已有的优势资源打造新型实验室,如麻省理工学院的比特和原子研究中心等。[24]

  因此,为促进社会创业教育,涌现出更多的“社会创客”,高校可以现有图书馆为基地或利用本校的优势资源(如实验室或研究中心等)开设面向社会创业的创客空间,让关心亟须解决的社会问题的学生、专家、企业家、政府人员、公益创投人员等定期聚集在一起交流思想、共享信息,把面向各种社会问题的创意转化为现实。

  2.创新教学模式,加强高校社会创业教育课程和师资建设

  从国外高校来看,社会创业教育出现了新的趋势,如社会创业辅修学位与主修学位相继出现,除商学院以外的其他院系也开始提供社会创业教育课程,社会创业的跨学科教学模式初现,全校性的社会创业教育体验已成为一种追求等。[25]我国高校的社会创业教育与之差距巨大。

  (1)我国高校近年来通过建立各种大学生创业实践基地、孵化器、创业园、高新科技园区、与企业合作建立创业平台等多种形式,突出了创业教育的实践性。我国高校借鉴美国的经验将创业教育的重心放在创业实践教育上无可厚非,但我们需要注意创业教育的本土化问题、中国与欧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和不同国情问题,因此不仅要推进专业类创业教育课程,将创业教育内容有效融入专业课程体系,更要将任务导向和学生兴趣结合起来进行教学,促进课程与市场需求尤其是本土化社会问题的有效衔接。

  (2)师资匮乏是我国高校创业教育的短板。近年来,徐小洲、杨晓慧等专家学者呼吁通过制度创新建设专家化师资队伍,推动和促进我国高校创业教育的专业化发展进程,并提出了建立创业教育学科、开展专业学位教育、设置专任教职、建立激励机制、打破体制性流动障碍等等策略,为高校创业教育的师资建设指明了方向。高校社会创业教育的开展,需要推进“校内导师+企业兼职导师+创业学生导师”的多元化师资建设。

  3.完善治理结构,建立良好的高校社会创业教育生态系统

  完善的治理结构是实施高校社会创业教育的重要前提。我们认为,完善高校社会创业教育治理结构需要同时着力于外部和内部,并系统优化动力和评价机制,最终建立良好的高校社会创业教育生态系统。

  (1)完善高校社会创业教育的外部治理结构。社会创业通常要解决的是具有复杂性、深层性、公益性的社会问题,需要克服各种困难,整合各类人力、物力、财力资源,以最终实现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双赢的目标,这离不开政府、高校、社会、众创空间等各种创业要素的紧密合作和高效运行。因此,相对于商业创业,社会创业更依赖于广泛的社会关注、政府的政策支持,也亟须社会舆论对社会创业典型的宣传,尤其是对大学生身边的同学、学长的宣传。相关部门亦可举办更多的、以社会创业为主题的创业大赛,资助社会创业者,帮助他们在获得商业成功的同时更好地为社会创造价值。

  (2)完善高校社会创业教育的内部治理结构。高校应灵活设立专门的社会创业教育组织机构,或者依托专业的学院,负责统筹协调推进校内的社会创业教育课程、师资、政策、学位等各项事务,促进高校社会创业教育的蓬勃开展。

  (3)系统优化高校社会创业教育的动力机制和评价机制,最终建立良好的高校社会创业教育生态系统。首先,传统的商业创业教育由于基数较大,发展较成熟,是高校开展社会创业教育的重要动力机制。有条件的高校可依托已有的商业创业教育基础或成熟的众创空间,结合自身的资源优势,不断向社会创业教育拓展。高校社会创业教育的开展同样离不开科学合理的评价机制。应在传统的各类创业大赛评价指标中加大社会责任的权重,对在高校社会创业教育中作出贡献的教师和学生给予应有的奖励等等。其次,在创业教育2.0时代,除了应在学校的战略层面对创业教育进行规划外,其受益面还要从少数学生扩展到大众(包括校外),而创业教育课程则要从零星、单独的课程发展为立体化、定制化的创业教育课程体系。[26]如芝加哥大学的社会创业计划就为学生提供了量身定制的资源和课程,积极主动地对学生进行社会创业教育。[27]高校社会创业教育生态系统应包括创业教育战略、执行创业教育战略的组织结构、与创业教育配套的人、财、物等资源支持(众创空间等)、激励师生创业的制度、鼓励创业的校园文化氛围、以学生为中心的创业教育课程体系和实践课程体系等各个方面。[28]只有当这个生态系统的所有要素相互合作并能自组织运行发展时,才能持续地培养大量高素质的创新创业人才。

参考文献:

  [1]ALVORD S H.Social Entrepreneurship and Societal Transformation an Exploratory Study[J].The Journal of Applied Behavioral Science,2004,40(3):260-282.

  [2]AUSTIN J.Social and Commercial Entrepreneurship:Same,Different,or Both?[J].Entrepreneurship Theory and Practice,2006,30(1):1-22.

  [3]MAIR J.Social Entrepreneurship Research:A Source of Explanation,Prediction,and Delight[J].Journal of World Business,2006,41(1):36-44.

  [4]PLESS N M.Social Entrepreneurship in Theory and Practice:An Introduction[J].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2012,111(3):317-320.

  [5]DEES G.The Meaning of Social Entrepreneurship[Z].Kauffman Center for Entrepreneurial Leadership,1998.

  [6]陈劲,王皓白.社会创业与社会创业者的概念界定与研究视角探讨[J].外国经济与管理,2007,(8):10-15.

  [7]王晶晶,王颖.国外社会创业研究文献回顾与展望[J].管理学报,2015,(1):148-155.

  [8]SHANE S,KHURANA R.Bringing Individuals Back In:The Effects of Career Experience on New Firm Founding[J].Industrial and Corporate Change,2003,12(3):519-543.

  [9]李华晶,肖玮玮.机会识别、开发与资源整合:基于壹基金的社会创业过程研究[J].科学经济社会,2010,(2):94-97.

  [10]焦豪,邬爱其.国外经典社会创业过程模型评介与创新[J].外国经济与管理,2008,(3):29-33.

  [11]SONNINO R.A Resilient Social Economy? Insights from the Community Food Sector in the UK[J].Entrepreneurship & Regional Development,2013,25(3/4):272-292.

  [12]PHILLIPS W,LEE H,et al.Social Innovation and Social Entrepreneurship:A Systematic Review[J].Group & Organization Management,2015,40(3):428-461.

  [13]MARTIN R L,OSBERG S.Social Entrepreneurship:The Case for Definition[J].Stanford Social Innovation Review,2007,5(2):28-39.

  [14]徐思彦,李正风.公众参与创新的社会网络:创客运动与创客空间[J].科学学研究,2014,(12):1789-1796.

  [15]WILLIAMS C C,NADIN S J.Beyond the Entrepreneur as a Heroic Figurehead of Capitalism:Re-representing the Lived Practices of Entrepreneurs[J].Entrepreneurship & Regional Development,2013,25(7/8):552-568.

  [16]国家层面部署“众创空间”平台支持创业“新四军”[EB/OL].[2016-04-01].http://scitech.people.com.cn/n/2015/0303/c1007-26626265.html.

  [17]Social-entrepreneurship[EB/OL].[2016-04-01].http://businessresearcher.sagepub.com/sbr-1645-97806-2707772/20151207/social-entrepreneurship.

  [18]徐小洲.社会创业教育:哈佛大学的经验与启示[J].教育研究,2016,(1):143-149.

  [19]黄扬杰,邹晓东.慕尼黑工大创业教育实践与启示[J].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5,(5):132-136.

  [20]刘原兵.社会创业视域下日本大学社会服务的考察[J].比较教育研究,2015,(6):77-82.

  [21]黄兆信.论高校创业教育转型发展过程中的几个核心问题[J].兰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6):147-154.

  [22]黄兆信,王志强,刘婵娟.地方高校创业教育转型发展之维[J].教育研究,2015,(2):59-67.

  [23]黄兆信,曲小远,施永川,曾尔雷.以岗位创业为导向的高校创业教育新模式——以温州大学为例[J].高等教育研究,2014,(4):87-91.

  [24]黄兆信,赵国靖,唐闻捷.众创时代高校创业教育的转型发展[J].教育研究,2015,(7):34-39.

  [25]倪好.高校社会创业教育的基本内涵与实施模式[J].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5,(1):62-66.

  [26]郑刚.高校创业教育向斯坦福学什么?[EB/OL].[2016-04-01].http://www.mbachina.com/html/jsgd/201601/91043.html.

  [27]Social-entrepreneurship[EB/OL].[2016-04-01].http://research.chicagobooth.edu/sei/students/making-an-impact/social-entrepreneurship.


免责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或第一信息来源网络、媒体,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本站不做任何保证或承诺,不代表本站任何观点和立场,仅作参考,请自行核实并承担相关责任。